亚六Asix

小清新却又三观尽毁的古怪女生

与十八岁

头发长到了腰际,

还是喜欢咬指甲,

胖了5斤却没有长高,

听起来与十八岁相比我变得更糟了,得不偿失。

我总觉得我比以前更爱说话了,惊恐失措的喋喋不休生怕误会别人被人误会,但大家都没这么觉得。

我变成了一个吞吃文字的怪物,复制,粘贴,屏幕,键盘,密密麻麻的文字从我眼前掠过,被吞吃,牙齿的撕咬使它们鲜血淋漓发出哀鸣,像垂死者喉头的呻吟,然后消失。

多读了一些没有营养的书,

更无聊,

我是一个文化多元论着,仿佛自己混迹于市井之间,见证这个世界的声色犬马,我在角落无力的发出刺耳的声音,像被划了一道口子的唱片。

我开始坦然面对自己的欲望和世界上各种阴沟里的畸形和病态,一小部分。不能像原来那样奋不顾身,带着无地自容的倔强去证明什么,想一想,真他妈无聊。我的朋友没有增加,当然我身边围绕着很多善良的人,他们温暖,给我关怀,但与十八岁比,我更加孤单。

我不再热衷于参加比赛,不再享受捧着奖杯穿越人们或艳羡或不屑的目光,我知道我讨厌一切哗众取宠的比赛,我的野心在十八岁那年挥霍殆尽。我开始绞尽脑汁写一些东西,无人问津,并且不再觉得自己比别人特别,因为发现自己也只是一个别人。

我不优雅,可以说不再继续十八岁伪装出来的优雅。我生来便不优雅。我无法伸出手就是闪着浅粉色水晶光芒的指甲,我的指甲永远是光秃秃的灰红色。我笑起来永远是惊雷一般,我时不时说几句脏话来表达我的愤怒。曾经我羞于启齿自己喜欢玫瑰,每个人都以为我不屑于喜欢这种俗艳的花,但其实我无法抑制的迷恋着玫瑰和鲜血。

我不再有过多悲伤的情绪,有时候我也埋怨自己,为什么不能倚着窗户多忧伤一会儿,为什么不能像肥皂剧里的女主角一样坐在角落里哭泣然后就会等来王子,为什么连在半夜坐起来对着月亮哭这种神经质的事都没有了。所有的枯萎完成在一瞬间,转眼我就活蹦乱跳,不闪不躲,不痛不痒。

我觉得我越活越回去了。与十八岁比我面目全非。

但我知道我并不是变得冷漠或者麻木了,我还是期待拥抱太阳,就算找不到太阳,我也会抱着我的小月亮,跋山涉水。

我依旧觉得自己是一朵诡异的不能完全绽放的欧石楠,我觉得自己脸色清新,像一枚刚刚铸造的铜贝。

我不能跑的很快,但是我的期待的如此之多,我不喊痛,我希望自己如同野草般存在又深不可测。

有云掠过太阳,像是一个旅行者。

突然心里就安静了。

下午,阴,胡椒色的天空,有雨。

远处有薄荷味道。

评论(2)

热度(10)

  1. mianchaodahai60亚六Asi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