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茶zakka

小清新却又三观尽毁的古怪女生

死亡游乐园

写下这篇来嘲讽一些人。
                                     ~~~~~写在前面

“这是什么地方?”

四周静默无声,一丝光线也没有,月亮消失在夜幕中。

丽茫然无措地站在街头。

此时,她的眼前是一个巨大的游乐场,她在这个城市这么久,竟然从未听说过这个地方。

远处突然有光线,是有人提着一盏摇摇晃晃的老式的灯走来。

“你好,女士,欢迎来到游乐园,我是戴士。”一个身穿西服的黑发年轻人来到丽的眼前。

戴士面容苍白,眼窝深陷,眼眸深不见底,盯着丽,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你好,我是丽。”丽有些被戴士浑身散发的冰冷的气息吓到了,僵硬地笑了笑,朝戴士伸出手,“请问,我怎么会来到这里。”

“又有人来了。”戴士没有回答丽的问题,而是越过丽,向后面走去。

只见另一个男人从远处走来,他五官深邃,眼神坚定而柔和,身材高大,散发着沉稳的气息。

“你好,我是原。”男人朝戴士点了点头示意。

戴士微微欠身,手里的老式煤油灯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

“你好女士。”原对丽笑了笑,伸出手。

“你好。”丽也伸出手。原的手掌宽厚而温暖,让丽从一开始就紧张地砰砰乱跳的心,奇迹般地安静了下来。

“两位还记得来到这里之前的事吗?”戴士微笑。

“这……”原皱眉,“我似乎不记得了。”

“我也不记得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丽仔细观察着周围,想找出这里的具体方位。

“二位不要着急。”戴士压低声音,如同风吹过树枝般低哑,“请两位跟我来。”

戴士说着朝游乐园大门的方向走去。

整个游乐园一片漆黑,路上站着零星的几盏路灯,灯下有无数的飞蛾在拍打着 翅膀。

丽感觉到一股凉意从背一直窜到后脑勺。丽打了个寒颤,抬头看着夜空 空中没有星星,云彩一动不动厚重地堆积在空中,就如同一副浓墨重彩的画一般。

“这到底是……”丽刚想开口。

咣当!

突然一块游戏招牌砸下来。

“啊!!”丽吓得尖叫。

原迅速将丽保护在身后。

“别怕。”戴士看了丽一眼,笑着说,“跟我来就好了。”

“别怕,有我在。”原对丽温和地笑着。

“好。”丽看着原感觉到一种熟悉,像是两个人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般。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丽摇了摇头,拢紧衣服,继续走在黑暗中。

这时丽注意到在这漆黑的游乐园里有几个项目却发出淡淡的柔和的光芒,在这黑暗中,那光芒如同一盏希望之灯,令人感觉到纯洁,温暖,仿佛有魔力一般,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

这太奇怪了!丽想。

这时戴士在旋转咖啡杯的旁边停了下来。

“二位请上去。”戴士说。

“我需要一个理由。”原作势要掏出手机,“你要是不解释清楚,我们是不会上去的。”

“这就由不得你了,先生。”戴士微笑,右手一指。

只听嗖的一声,有东西从天而降,划破夜空。

砰砰砰!丽感觉眼前一花,忽然一阵恶臭传来,几具尸体橫陈在丽的眼前。

“啊啊啊啊啊!!”丽脚下踉跄几步,跌倒在地,脸色变得煞白。

几具尸体身上遍布扭曲的鞭痕和淤青,手脚被砍断,一只眼睛是空的,不难想象是如何被人残忍的挖出来。几只蛆虫从眼窝里面爬出来。

“呕……”丽忍不住趴在地上吐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原神情严肃。

“就像你们看到的那样。”戴士拿出一方白色的手帕递给丽,“二位,从现在开始就是比赛了。”

“比赛?”原紧紧盯着戴士

“没错二位。”戴士说

“我们凭什么听你的!”丽尖叫着把手帕扔的远远的。

“因为二位有非听不可的理由。”戴士笑了一声,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

“真实荒谬!你知不知道你这是犯罪!我要报警!”丽从口袋里一把掏出手机,却发现手机根本打不开。

“这……这是怎么回事?”丽用力戳按手机,手机却毫无反应,“是不是你干的!!”

丽感觉到一双有力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

“我们不用当真,先看看他到底在搞什么把戏。”原在丽的耳边小声地说。

“可我们……”丽想反驳。

“相信我。”原对丽这么说。

丽看到原清澈眼睛的瞬间,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吧……”

“女士优先。”原礼貌地欠了欠身。

丽犹豫着不敢往前走。

“我……有点害怕,要不……我们一起吧……”丽有些担心地说。

原笑了笑,先一步踏了上去,朝丽伸出手。

“一起?”

“好。”丽也伸出了手。

旋转杯子仿佛散发着微弱的白光,丽坐在里面,仿佛感觉到自己也在散发着些许光芒,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油然而生。

戴士说:“这场比赛没有规则,旁边是调速度的按钮。二位请开始吧。”

戴士按下开关,杯子缓缓转动。

“这算什么比赛?”丽好奇地看周围。

“这男人很是可疑。”原盯着戴士。

戴士依旧带着微笑看着他们两人。

“没错,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把我们弄到这里来。”丽气愤地说,“而且,手机也不能用了。”

“我怀疑他是我竞争对手雇来的。”原说。

“竞争对手?”丽问。

“我的公司最近研发了新的产品。一定是竞争对手想要打压我,才弄出这么一场戏。”

“可这和我没有关系啊,为什么我也在这里?”丽不解。

“这……”原陷入了沉思。

“对了,你……”丽想问一下原的情况,却感觉如同被人从后脑勺重重地 锤了一下,一阵眩晕袭来。

高高的穹顶弧度优雅,墙壁上挂着圣母玛利亚纯洁的画像,彩色的雕花窗户透出柔和的光芒。

丽被白色的光芒刺的睁不开眼,她周围有很多人在晃动,丽却看不清他们的脸。

这是哪里?丽抬起手想要遮挡白光。

丽模模糊糊看到人群对面有几个人影。

原,你是否愿意娶丽,作为你的妻子?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

我愿意。

对面这个人是……原?丽想,这是怎么回事?

丽,你是否愿意与你面前的这位男士结为合法夫妻 , 无论是健康或疾病。贫穷或富有,无论是年轻漂亮还是容颜老去,你都始终愿意与他,相亲相爱,相依相伴,相濡以沫,一生一世,不离不弃,你愿意吗?

我愿意。丽听到自己声音。

这是……我的声音?

这里是教堂?

我这是……

我这是……在这里……结婚了?

一幕幕往事疯狂的涌入丽的大脑,如同走马灯一般在丽的脑海中飞快地闪过。

两人少年时期在运动会上的相遇,打翻墨水争吵,中学时期互相激励渡过难关,再到大学时期相知相爱,似乎他们便是注定要在一起的,如今更是携手走进了婚姻殿堂,两人彼此都无比相信,他们将会过上无比幸福的日子。

啊,我想起来了。

丽听到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欢呼声,礼花从天而降,落在她的头发上,美得不可思议。

丽看到自己和原紧紧抱在一起。

我们……是夫妻啊……

眼前的白光渐渐消失,丽看见面前同样热泪盈眶的原。

“我想起来了。”丽眼眶潮红,“我们是夫妻。”

原也十分动容,“我也记起来了。”

“我记起了好多事,你还记得我们一起等公交车的时候吗?”丽揉了揉潮红的眼睛。

“当然。”原的眼眸中溢满回忆,“当时雨特别大,我们都没带伞。”

“哈哈,当时我们都没注意到我们已经错过了末班车,还一起傻傻地等。”丽抹了一把脸,像一个小孩子一般手舞足蹈。

伴着两人的回忆与笑声,杯子再次开始转动。

“还有那次,我第一次去你家的时候。”原说,“我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对……你当时还叫错了人……”可能是杯子速度有些快,丽感觉有点晕。

“原,我有点晕,你把速度调小一点吧。”丽扶着杯壁。

“好。”原摸到了按钮,把速度调小,“有没有好一点?”

“好多了,果然是刚刚速度有点快。”丽笑了笑。

戴士出现,“看来二位已经想起来了。”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有什么目的!”原抛出一连串的问题质问戴士。

“二位稍安勿躁,请继续下一个比赛吧。”戴士带着他们走向下一个项目。

“不要怕。”原安抚地握紧起丽的手。

“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丽看着原,笑的眉眼弯弯。

戴士带着他们,走到两个飞镖盘旁边。

“这是第二项比赛。”戴士微笑着说,“依旧是没有规则。二位,开始吧。”

“我比较擅长这个,你先投,你如果中了,我也投中,你如果没中,我也故意不中。”原走到其中一个飞镖盘。

“你总是这么贴心。”

丽拿起一个飞镖,怀念地说,“啊,真是好久没玩这种小孩子的游戏了。”

丽对着飞镖呵了一口气,闭上一只眼睛瞄准靶子中心,手腕一使劲,扔向靶子中心。

“中了!”丽惊喜道,“没想到运气这么好。”

丽看向原,原也在朝他微笑点头。

熟悉的白光再一次闪过。

这是一个阴云密布的天气,丽感觉到雨水打在自己身上寒冷刺骨,丽发现自己在一棵大树的后面,自己在这个地方做什么?

丽往远处看,发现是一个豪华的饭店。巨大的招牌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门前的雕塑在雨中静默地站着。

这大概是深夜了。丽想。夜色很浓,街上没什么人,只有一站一站的路灯站在街头。

这时丽看到眼前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酒店出来。

这是……这是!

原。

丽看到原和一个女人从饭店走出来,所有血液往脑袋上涌,丽只觉得大闹嗡的一声!不能思考。

“他!他竟然背叛我!”丽怒火中烧。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

丽紧紧攥着飞镖,手指颤抖,指节发白。赢了他!他竟然做出这种事。

这时原投中一个,对着丽笑了一下,原的笑温暖而有力,让丽感觉到安全感。

丽看着原,叹了口气。算了,现在这种状况,也顾不上之前的事了。

丽手腕一松,飞镖落了地。

只见原握紧飞镖,只听嗖的一声,飞镖便稳稳地扎在中心。

“你!”丽不敢相信地看着原。

“抱歉抱歉,刚刚没控制住手感。”原真诚而充满歉意地看着丽。

他一定不是故意的,虽然他做出那样的事情,但她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丽这么想着,深吸一口气,压抑下怒火。

丽拿起飞镖,凝视目标,她现在觉得靶子在自己眼中变大了,充斥着自己的眼瞳,毫不犹豫地投中。

“手感越来越好了。”丽扯了扯嘴角,笑了笑看着原。

原的飞镖也稳稳的中了红心。

原朝丽笑了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原的这个笑容不似刚刚的温暖。让丽有些不寒而栗,丽看了一眼戴士。

戴士淡淡地看着丽,蓦地,丽的眼前出现了刚刚的尸体。

他是想……丽神情复杂地看向原,原推了推眼镜。丽的瞳孔猛地收缩,这个动作她很熟悉。每当原在谋划些什么电视时候就会做这个动作。

他真的想让我死。

丽双手冰凉地拿起飞镖,喉头抖动,咽了一口口水。

直到飞镖稳稳地中了红心,丽才松了一口气。静静地等待回忆的到来。

这次是在车里,丽艰难地看着眼前的车窗,丽感觉到世界与众不同地倒了过来,身上一阵阵的疼痛,眼睛上方感觉有液体留了下来,到了嘴里,是血。

丽听到远处救护车的声音,看到原在自己身边浑身是血,浑身痛的已经麻木。

一个瞬间,丽似乎又看到了婚礼纯洁的光芒,听到神圣的颂歌,丽不由自主地想起原和自己的一切,想到两人一起度过艰难的岁月。

丽大脑渐渐空白,喉头一阵腥甜,再也支撑不住

“我们……死了?”丽的嘴唇颤抖着,仿佛车祸就在眼前。

丽看向原,发现原的表情悲切,丽知道,原也看到了。是啊,两人携手走过的日子,不会忘记的,平淡的生活,直到失去后回想也是刻骨铭心。

丽朝原扯出一个苍白的微笑,既然已经死了,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丽紧紧地盯着原,原握紧飞镖,仿佛又轻轻叹了口气。飞镖落在地上。

丽的一颗心也随之落了下来。

丽飞快地跑过去抱住原,“我原谅你了。”

原抱住丽,什么话都没有说。也许这种时候不说话才是最好的选择。

“二位,这一项结束了。”戴士走过去,“请跟我来吧。”

“我刚刚想起来,我们已经发生了车祸!我们不必再玩游戏了!”丽红着眼睛看着戴士。

“是吗?”戴士笑着说,“那这位男士呢?也觉得不用继续了吗?”

“继续吧。”原说。

“原!”丽不敢置信地看着原。

“我要看看这男人到底要搞什么鬼。”原感受到了丽的目光,笑着说,“反正我们已经死了,也找不到更差的结果了不是么?”

丽感觉到一丝怪异,却说不上来为什么。

“这……这不是第一个项目吗?”丽看着眼前的旋转杯子。

“也许你们现在有不同的想法呢?”戴士笑了笑,“请。”

“怎么可能,是不是?原。”丽看向原,她发现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紧紧盯着杯子的方向。

“原?”丽突然感到一阵阵寒冷,鸡皮疙瘩在胳膊上不停地起。

丽和原再次坐上旋转杯子。

“哈……哈……还挺好笑的是不是?我们竟然已经死了。”丽说。

原眉头紧皱。

“原?原,你到底怎么了。”丽用力推了推原。

原朝丽露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皮肤下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抽动。

丽感觉到杯子的速度突然加快。

“原!原!你到底怎么回事?”过快的速度使丽感觉到些许的不适,“是不是你搞得鬼!”

丽趴在杯子旁边,拼命地朝戴士喊。

戴士无声地看了一眼丽。

“原……杯子的速度好像太快了。”丽感觉周围的风景飞速地旋转,头开始晕,“原……”

原的手放在速度按钮那里,不断往下拨。

杯子速度越来越来快,丽感觉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喉咙仿佛被人掐住一般。丽双手握住脖子,艰难地想要呼吸,脸涨得发紫,青筋暴起。

丽的眼前一闪而过原的脸,他想致自己于死地。

可是为什么!两人明明已经死了!

丽的脑袋涨得发疯!

不……她不想死,还有一个人在……

在?在什么?丽想不到自己脑海中为什么会闪过这个念头!可容不得自己多想。

“你!你去死吧!”丽看到原狰狞的笑容。

杯子的速度还在不断加快,丽的嘴巴已经合不上了,头发感觉在从头皮撕裂出来,舌头仿佛被人连根拔起。

丽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手摸到速度按钮,丽的指甲已经脱落了,血撒的杯子里到处都是。

想让我死!你也要一起下地狱!

原看到丽的动作,迅速吧按钮按到底!

丽啪地把按钮按到最底层!原嗖的一下被杯子甩了起来。

不行了,丽感觉到皮肉仿佛被分离一般,血珠细细密密地渗出来。

为什么!丽发疯一般地想要张开嘴想喊出来,牙齿却被离心力,转的粉碎!

丽模模糊糊地睁开布满血液的双眼,看向戴士。

“到时候了。”戴士看着丽。

丽感觉到眼前一阵白光。

丽感觉到疼痛消失了,丽看到了自己和……另一个男人。

丽和那个男人亲密地坐在一起。

不,这是怎么回事?丽的血液仿佛停止流动。

车祸?你确定?

是啊,这样我们就能在一起了。丽听到自己这么说。

不!我在说什么,这个人是谁?丽头痛欲裂。

男人紧紧握住丽的手,深情地看着丽,我会保证你毫发无损的。

瞬间丽想到了她和原的相遇,想到了他们度过的无数平凡的日子,想到了的婚礼,想到了……那场车祸。

“原来是……这样吗?”丽用最后眼光看了一眼血肉模糊的原,“这是……你看到的吗……”

丽感觉一阵钻心蚀骨的痛。

再……见

“怎么样?记忆找到了吗?”一盒穿着白大褂的女士说。

“当然,我干这一行很多年了。”戴士摘下插满线的头盔。

戴士的旁边坐着原和丽,头上带着巨大的插满线的头盔。

“怎么判决?”女人问。

“丽以谋杀罪判刑。”

“原呢?我刚刚可是在仪器中看到他起了杀心。”

“你是说记忆模拟器中的杀心?”

“在记忆模拟器里他可是把丽皮肉分离了。”女士递了一杯咖啡给原。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戴士吹了一口气,朝女士眨了眨眼睛。

“也对。”女人笑了一声,合上了档案。

清新的风景。清新的心。
最近遇到很好的事情,很开心,却又停滞不前。

简:

春天的记忆

何大大:

《二十二》
昨天去看了《二十二》,
一部关于22位中国“慰安妇”生活现状的纪录片,
8月14日还是世界“慰安妇”纪念日,
想想能有多少人知道,
在豆瓣的短片简介中,这样写道:
“慰安妇”这三个字,
曾在多少中国人心里被披上“中国耻辱”的外衣。
多少人想揭,却不敢活生生揭开;
多少人想拍,又怕打扰到她们的生活。
这是一段疼痛的历史,每个中国人都心知肚明。”
或许因为主题过于悲苦沉重,
这部电影在中国院线的排片只有1%,
真是一个让人悲伤的数字,
如果不能正视被历史划出的伤口,
又如何让光照见灵魂

超爱杏仁豆腐,超爱杏仁,超爱豆腐!

靴子熊猫:

香甜嫩滑的杏仁豆腐,最近几乎每天都要吃上一小碗,养颜润肤的一道小甜品~

大事纪

春来 共惜艳阳年

最近 有各种各样的事发生

我说的话 你能听得到吗 我猜你听不到吧 但我还是想和你说会儿话

{ 年岁 }

给朋友过了生日 和她们混到很晚 昏暗的灯光下 拍了很多照片 吃了很多东西 现在想想 感觉就像一片倾斜的时光

买了了很多小王子的卡片 用粗草绳子 穿起来 打结 有漂亮的木质夹子 巧克力吃了又吃 专注嗑瓜子一百年

{风物}

看到心情很好的太阳 感觉 很温暖的样子 舒服地让人想闭上眼睛微笑

突然想到春天  天青 知骤暖 天空满含水汽

春天的时候 郁香忍冬花应该开了 花瓣会有种砂糖粒一样脆郁的质地 返青的花圃里铺了一层碎米荠 新采下的碎米荠有柔和的芥末清香 洗净后稍烫一下包到鸡肉馅的小馄饨里 鲜艳如早春

{男生 女生}

人生就是 男生啊男生啊男生啊男生啊男生 又或者女生啊女生啊女生啊女生

听说在古罗马  有玫瑰的门代表正在开秘密会议    原来  玫瑰代表秘密

坐在什么地方 喝酒看月亮 这样古龙的行为 是仅仅想想就让我 不可自拔的迷恋

{别离 别离}

生命中太多意外措手不及 有时远远超过 十字路口的车祸 别人的伤痛好像在重复着自己的故事 如果 真的有守护神 请好好守护这个世界吧

{唯见}

气息弥漫发酵成流动的酒精 一切潜伏在夜色里

看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被维米尔穿越了三百年的爱慕所打动

当神之子 宁折不败的神之子 遇上殉道的守望者 谁会赢?

无从得知 无迹可寻 未有涟漪 别谈浪起 信念 誓言 勇敢 荣耀 呼唤 黎明出现

雪莱说 过去属于死神 未来属于你自己

希望未来 花开成雪 月光 不凋谢